值得珍藏的回忆

来源: | 浏览量:10 次 | 发布时间:2018-12-17 23:13

岁月犹如刀,残酷催人老,岁月又似酒,历久而弥香。于是,常掩卷静坐,脑海中自然地掠过那些记忆的碎片,在经意或不经意中勾起你对往事的怀念。这些点滴,或如清茶一杯沁人心脾,或如玫瑰尖刺扎入后背,或如秋日田野硕果累累,或如竹篮打水徒劳无益。

每忆起童年生活,便有一种如浴春风的温暖。和伙伴躲迷藏,别人都回家了,而我躲在麦秆堆里睡着了,我从中想到了实诚和认真;被邻居赶得跑掉鞋子,是因为我用石子打飞了他家小鸡的鸡冠子,我从中想到了顽皮和无知;到河边割青草喂猪,到树林里捡干柴,在田地里拾麦穗,得到大人的交口称赞,我从中感受到了勤奋和努力;期盼天不要下雨,期盼花不要凋落,期盼爷爷不要离去,在希望中不断失落,我从中感受到了幼稚和无奈。无论是天真淳朴,还是娇气顽皮,亦或勤劳善良,还是幼稚无知,那都是我无法割舍的曾经,也是记忆中的一抹粉红,像茶香让人舒坦,像老酒让人回味,像春天的暖阳让人心酥痒,像夏日的凉风拂去烦躁忧伤。于是不愿从中醒来,任由思绪去寻觅那些沉入心底深层的点滴。三五成群的伙伴们一起用竹筐去兜鱼,看鱼儿从竹筐里跃起空中甩动着尾巴,阳光下泛白着肚子,自然又回想起当年那种无忧无虑无拘无束的快乐时光来。骑着黑猪当做战马,本想过一过电影中那威风凛凛的将军的瘾,岂料被掀翻在地,结果是头晕眼花,腿肚子流血而光荣负伤了,自然又惹动我感叹儿时的顽皮幼稚来。童年里的点点回忆,常让我哑然失笑,那些美丽单纯的瞬间,简直又让人心花怒放。

每忆起爷爷的离世,便有一种芒刺在背的负罪感。记忆中爷爷是如此的疼爱我,从不舍得让别人碰的糖罐,只有我是唯一的享有者。刚刚学会走路,我就被爷爷用一根长腰带牵着,一头缠绕在我身上,一头紧攥在爷爷手中。我在场地上、公路边歪歪斜斜地东飘西荡,爷爷永远紧拉着那根麻布腰带在后面跟随者,时刻担心我不小心会摔倒。弥留之际,是我在床边,爷爷的眼睛无助地望着我,欲言而无声。幼小无知的我,竟然始终不知爷爷想说点什么。时至今日,我依然不知道,爷爷到底想嘱咐什么,或是还有什么未了心愿,我就那么无能去理解。这种遗憾让我每每想起后,悔恨无由,只会徒留无限伤感,在心底萦绕。

每忆起人生之路,便有一种欣慰自豪的激情。启蒙老师的循循善诱,让我很快体味到读书的乐趣;初中生涯的顺利,让我自然地中考上榜;家境的困顿,让我在父亲的期待下走进了师范;师范多彩的生活,锻炼我兴趣广泛收获良多。从踏上讲坛的那天起,我将激情与汗水尽力挥洒,初步形成严要求重交流的自我风格;从流着鼻涕的小孩,到青春叛逆的少年,再到为中考而拼搏奋进的姑娘小伙子,我和他们一起学习探索共同成长;在家乡的村落、县级各学校、市区的各个角落,都有曾经的学生在快乐地生活着;从乡镇到县市,我把课堂上到了一些名校里,使自己的眼界愈宽经验愈丰。回味这一路的酸甜苦辣,终于体味到秋果累累的喜悦,有一丝欣慰和盲目自豪充溢于心间,同时又鞭策着自己不能停下求索的脚步。

每忆起曾经的豪情时,又如霜打茄子般羞愧不已。年少轻狂,想写几个武侠故事,把儿时武侠梦中惩奸除恶的愿望用幻想来编纂,最终半途而废;想练出个强健体魄,在篮球场上健步如飞翻身跳投,让兵乓球或削或扣在想要的落点,可如今身材发胖病魔难退;想挂几幅书法在厅堂,不能坚持,而今写得糟糕透顶不堪入目。在诸多的杂碎琐事中蹉跎,梦想一点点消逝无踪,在脑海中被现实击得鸡零狗碎。于是自省,缺乏意志使自己的生活显得平庸乏味,似镜花水月,梦想可望不可即,风干在岁月长河失意的角落。

掩卷静思中,我忽然想到,无论欢喜激动,还是顽皮幼稚,也无论是忏悔的泪滴,还是欣慰的微笑,都是生活中曾经的真实,记录着当时真实的内心。而这份真实,无需去表演,无需去装饰,就存在心底,刻在脑海。因而,不管你喜爱与否,它都客观存在。它可能让你成熟,可能让你反思,可能让你认清自己的内心,但它的确存在,是不会流转而逝的财富,人生难能拥有的只属于自己的财富。

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mostdial.com/article-contents-190948.htm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